我媽繼續跟林老師道歉:

「林老師,給您添麻煩了,黎穎這孩子從小就不讓人省心,什麼都乾不好還特彆能生事。您以後要打要罵隨便教育,千萬彆手軟。」

林老師訥訥道:「……黎穎這孩子挺好的啊,黎穎媽媽,孩子之間有爭執是很正常的,您這種教育方式也不可取的。」

「您彆替她遮掩了。」我媽搖了搖頭歎氣道,「這孩子我從小看到大,她是什麼人我心裡清楚,特彆的自私,從來不知道感恩,還很狂妄,說什麼都不聽的。」

她大聲地貶低我,四周人聲嘈雜鼎沸,所有人都用看猴子一樣的眼神看著我,裡麵說不出來是憐憫還是厭惡。

我低著頭一動不動。

我媽說得心頭火大,乾脆轉過來指著我罵道:

「你成天吃我的喝我的,還天天給我找麻煩,你知不知道我現在一個人過得有多苦,你但凡有點人味兒你能不能少給我添點亂!」

「天天吃啥啥不剩,乾啥啥不行,學習廢物一個,你有這個勁兒怎麼不放學習上?」

「跟你那個爸一樣一樣的,窩囊廢!」

周圍的人越來越多,我媽似乎覺得在這麼多人麵前把我訓斥得像狗一樣是很能顯示她權威的事情,對著我破口大罵。

罵了半天看我不吭聲,她大概是覺得不解氣,從兜裡掏出手機撥通了我爸的電話。

電話響了半天接起來,我媽大聲道:

「黎東昇,你這閨女我是教不了了,遺傳得和你一樣一樣的,現在都會在學校打人了。」

「你趕緊來把你閨女接走,這孩子愛誰要誰要,反正我是不要了!」

我爸在那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我媽把電話遞給了我:「你自己跟他說!」

我接起電話,還冇出聲,眼睛就酸澀難忍,輕聲道:

「……爸。」

我爸似乎在忙,以往這種事情發生了不知道多少次,他也許也有些麻木了。

「穎穎乖,彆鬨你媽,她就那個脾氣。」

「等爸爸過年回家看你啊,你阿姨現在就要生了,接你來爸爸實在顧不上你,你跟你媽媽好好的。」

那邊傳來了女人叫他的聲音,我爸急忙說了一句拜拜就掛了電話。

我媽看著我失魂落魄的樣子,感覺好像拿捏住我了,臉上不無得意。

「你看看你,連你親爹都不要你,要不是我給你一口飯吃,你現在早上街去要飯了,你還不知感恩,真是白眼兒狼!」

我看著我媽一動一動的顴骨,心裡有些茫然。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惡毒,明明我是她的女兒。

母親愛女兒,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為什麼她總是說我不知感恩,我到底要感恩什麼,又到底做錯了什麼?

我喜歡的男生看了我一眼走了,跟一邊的女生小聲說著什麼,兩人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是在笑話我嗎?

大概是吧。

畢竟我看起來,真的像是個笑話。

我媽還在喋喋不休,林老師拉都拉不住。

她唾沫橫飛,試圖用語言把我當場殺死。

好奇怪,故事裡明明都說媽媽是最溫馨的港灣,是最堅實的後盾,是天使降落人間。

可是我的媽媽,怎麼像是一頭要置我於死地的怪物。

我似笑似哭地抬起頭來看著我媽,喃喃道:

「媽,是不是我死了你才滿意啊?」

這一句話好像是捅了馬蜂窩,我媽立馬炸了。

「你拿去死威脅我是吧,你看我怕不怕?!」

「好啊,你去死啊,你要是真有膽量去死我還佩服你!你趕緊去死,你死了我告訴你,我一滴眼淚都不會掉!」

她猛地抓住我的衣服,手指太過用力,掐住了我的肉,疼得我渾身一激靈。

我媽拽著我連拉帶扯地把我拉到了窗戶邊上,我的衣服被她拽了起來,露出底下的小背心,旁邊的男生頓時鬨笑起來。

她視若無睹,瘋狂地拉扯著我。

林老師趕緊拉住她:「黎穎媽媽,你這是乾什麼,有話好好說啊!」

我媽一把甩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