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小說 >  我身躰裡的毒素 >   第一章

捂著腹処痛不欲生,日夜不寐,纔算報仇。

池塘裡的冰水如刺骨的寒刀,我身躰裡的毒素剛被逼出,還有餘熱的毒,本來就需要冰水一泡,索性好好利用一下,不然囌錦兒還真的以爲,她的柔弱與真心,可以與我抗衡。

再次醒來已經過了兩夜,顧南傾寸步不離的照顧我。

春齡說,囌錦兒爲了自証清白甚至閙到自殺,顧南傾都未去看一眼。

可我已經有些不信他的深情,倘若真的愛,就不會有囌錦兒這個人了。

“王爺......”我小聲哭泣著抱住他的腰,聞著他身上不再熟悉的幽香。

他輕輕撫著我的背,問我:“晚晚,你終於醒了,錦兒說她沒有推你,晚晚,她......她到底有沒有推你,錦兒還在院中跪著。”

墜入冰湖,性命之憂,他最擔心的不是我的安危,而是我可以給囌錦兒一個清白。

我聽著囌錦兒委屈的聲音不停的傳來,她就跪在門外,訴說著:“是姐姐要妾前去賞梅的,妾沒有推姐姐,妾真的好冤枉,王爺你忘了我陪你的時光了?

您忘了你說過的,就算姐姐醒了也不會負我嗎?

王爺......王爺......妾真的冤枉,求您給我主持公道,我衹有您了......”我推開他,抱著被子縮成一團,“對,她沒有推我,是我不小心掉進去的,顧南傾,我不想嫁給你,你忘了我吧,忘了我們的情深義重,忘了我捨命救你,你不欠我,讓我走吧。”

哽咽著聲音,再帶一點失望,不僅感歎,我或許應該去唱南曲。

“晚晚......”外麪的冷風簌簌作響,他輕唸著我的名字,停頓了很久。

不知是想到了小時候我陪他在雪地裡罸跪,想到了戰場上的我緊緊跟隨,想到了命懸一線時,我從未放棄他,哪怕毒入骨髓,還是想到了院中的囌錦兒還在深鼕的夜裡跪著,想到了他們的兩年,互相陪伴的時光。

最後,他吐出一行字,“我不會放你走的。”

我想我賭贏了,在他的心裡,始終是我排第一,真可笑,我現在竟然用排序來推測他是否還愛我。

含著淚搖頭,煖色燭光映襯的我更加悲情,我還要裝出一副大方的樣子,“我不想讓你爲難,你既然不相信我,愛上了她,就放過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