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小說 >  項雲峰 >   第1447章

-這天是陰天,下午看不到太陽,山裡陰沉沉的。

我照顧小萱,時刻幫忙擦臉擦嘴,恍然間,她就像白雪公主一樣睡著了。

折師傅昨晚後半夜追出去,到現在冇回來。

把頭眉頭緊鎖,手指有節奏的敲擊。

我們這部電話隻能往外打,不能接聽,等了許久,把頭再次嘗試撥號,對麵終於接了。

“宋教授,怎麼樣了?”把頭問。

我高度緊張,豎耳朵聽。

那頭先沉默了幾秒鐘,然後老教授猶豫說:“我查了古書,問了所有認識的朋友,冇十足把握,但我覺得......你們可以試下用銅錢。”

“銅錢?”

把頭驚訝:“銅錢?什麼樣的銅錢?怎麼用?”

宋教授聲音蒼老沙啞,他答話說:“要傳世的銅錢,記住,一定要量大!用幾十斤銅錢來煮豆角,然後把豆角吃了,用煮過的水來洗臉。”

“不對....不能說洗臉,是要把整張臉按到豆角水中,明白我的意思?”

把頭聽的雲裡霧裡,我在旁聽的也是不明所以。

“宋教授,這辦法有用?”把頭追問。

“有冇有用不知道,這法子是在蛇島住的一位老朋友告訴我的,你們就當民間偏方試一下。”

老教授說的不是國外蛇島,是遼寧那個蛇島。

又聊了幾分鐘,詢問了具體細節,把頭掛了電話。

豆芽仔猶豫問:“把頭這能行嗎?我聽的不靠譜,要不然我們趕快把小萱送醫院。”

“送醫院冇用。”

把頭皺眉想了半天,吩咐我:“雲峰,去把盜洞蓋上,我們現在傷的傷,病的病,團隊情況不適合在下坑。”

“把頭你的意思是?”

“現在一切以救小萱為重,記下這裡座標,等折五回來,暫回縣城。”

我同意了,確實,我們這次傷的人太多,如果繼續搞強行下坑,搞不好會全軍覆冇。

折師傅消失了大半天,到下午四點多纔回來,他滿臉疲憊。

“冇追到七月爬?”

折師傅歎了聲:“哎....抱歉,我儘了力。”

豆芽仔怒聲道:“這狗東西七月爬!他媽的是不是吃泥鰍長大的!”

.....

兩天後,康定縣城,東關小學某巷子。

“大姐,家裡有冇有小皮錢啊?”(小皮錢就是銅錢)。

“是收古董的?小皮錢多少錢一個收啊。”

我忙說:“兩塊一個。”

“那你給的高,之前有收古董的來過,纔給我一毛錢一個。”

“你就在這裡等著,我給你拿,彆進屋啊。”

正在門口吃飯的大姐放下碗筷,轉身進了屋,幾分鐘後提著個塑料袋出來了。

我趕忙蹲下解開塑料袋,扒拉著看這一袋子銅錢。

“大姐這有多少枚?”

“不知道啊,我冇數過,你要的話數一下嘛。”

我裝模作樣數了數說:“大姐,給你一百五。”

“呦,你還不能給兩百啊?你看我這小皮錢多好,光溜溜的。”

我冇在廢話,給了錢拿上便又。

我必須要全買,因為單獨挑一些,對方肯定會以為其中有很值錢的,要麼不賣了,要不就獅子大開口。

出來走到巷子角落,我掏出個新塑料袋,把其中傳世的銅錢都挑出來裝好,大概挑出來三十多枚,餘下的我都扔了。

不是浪費,是我怕把傳世和非傳世的搞混了,怕影響到小萱。

所謂傳世品,是指那種進百家門,過萬人手,表麵有磨損感,無鏽無土的黃亮銅錢,其中以五帝錢為佳。

隻要入過土在出來的,就不能算作傳世。

尤其是那種渾身長滿綠鏽黑鏽的,我不要。

從風水學上說,這類錢陽氣十足,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神秘力量,以前常被用來算卦祈福。

老教授說要用幾十斤傳世錢來煮豆角水,我忙活了一上午,挑挑揀揀,隻收到了三斤多,差的還遠。

我從賣豆腐那裡搞來一個喇叭。

我舉著喇叭,穿梭在大街小巷中喊:“收皮錢!回收小皮錢!高價回收小皮錢!”

走到綠橄欖門口,樓上一個女的打開窗戶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