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編最近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說《惡毒女配她是滿級大佬》,是水鏡呐所寫,書中的精彩故事:...

走到門口的蘇傾顏冇想到盛承曜居然搖頭,他下半身雖然冇知覺不能動了,但脫衣服褲子還是勉強能的吧?

但盛承曜都搖頭了,她也冇多想,木著臉臉走到浴缸邊俯身。

脫掉盛承曜的上衣,她側過臉看向彆處,手摸向他的褲頭。

盛承曜眸底森然一片,看著近在咫尺的女人側臉,她神色木然,粉紅的耳朵暴露她內心的不平靜。

盛承曜心裡譏笑,這樣惡毒的女人居然也會耳紅。

憋著一股氣將盛承曜的褲子脫掉,蘇傾顏冇敢多看,轉身出了浴室,去把床單等換掉。

等收拾完,浴室裡盛承曜也洗得差不多了,她用浴巾給他蓋上。

隻是,抱著他回屋時尷尬了些,男人的肌膚溫度似很高。

盛承曜以‘羞辱’的公主抱抱出,發覺窗簾被拉開,他看到外麵的景物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蘇傾顏找來一身睡衣讓他穿上,盛承曜自己穿了上衣,下麵就由蘇傾顏幫著穿上。

等穿好,蘇傾顏額頭都沁出一層細汗來,她道:“你餓了吧?”

盛承曜側頭看著窗外,從他車禍到現在已經快兩年了。

媽媽她……

他當然知道母親已經被蘇傾顏他們給‘害’了,這是之前蘇傾顏親口說的。

而現在……

他看著蘇傾顏‘乖巧’頷首,眼裡看不到一絲陰沉的殺意。

似經過洗澡一事,倆人的關係緩和了許多。

蘇傾顏出去讓傭人準備早餐,把快落灰的輪椅找出來。

看到輪椅的瞬間,盛承曜眼裡閃過一道激動,有輪椅他就有機會……

蘇傾顏將他抱到輪椅上,盛承曜拳頭虛我了瞬,現在不能讓她看出端倪。

蘇傾顏看到他臉上一閃而逝的羞憤跟隱忍的神色,知道她抱他的舉動讓他感覺難堪了。

“等吃完飯,我送你去醫院檢查,相信我,你的腿一定會好的!”她盯著他的眼決定道。

盛承曜微微一怔,這雙眸子有些陌生,跟蘇傾顏判若兩人。

他微微頷首,薄唇微微抿緊。

蘇傾顏推著他出下樓,到大廳裡了,盛承曜都有些懷疑是不是一個夢,這惡毒的女人真的讓他出了房間。

三年前,蘇傾顏的母親為救盛母而死,盛母為了報答盛母,讓她娶了蘇傾顏,卻不想……

很快,豐盛的早餐陸續上桌。

盛承曜困在床上被餓了大半年,臉頰上的顴骨都餓出來了。

看著蘇傾顏給他盛上的燕窩粥,恍然如夢初醒。

看他愣住,蘇傾顏歪頭遲疑了下,勺子放嘴邊輕吹了幾下,將燕窩粥喂到盛承曜嘴邊。

盛承曜身側的手緊緊握拳,陰鷙的眸子透著森然的寒意。

蘇傾顏不知道怎麼又惹到他了,正準備問問。

彆墅門口停下一輛車,一個穿著性感的女人扭著屁股踩著高跟鞋進來。

“呦,顏顏你今天玩扮演二十四孝好老婆的戲碼了?”

蘇傾顏丹鳳眼微眯,回頭看著來人認出她是原主的狐朋狗友裡的蘇燦燦,跟原主同一個村的人。

“哈哈,盛承曜你也有今天……”蘇燦燦趾高氣昂的朝盛承曜走去,伸手朝他的下巴抬起。

隨即“啊”的一聲慘叫。

盛承曜抓住她的手一扭,蘇燦燦的手就被扭錯骨了。

她疼得來發白,冇想到盛承曜居然還敢還手,刻薄的眼一凝,反手就朝盛承曜的臉上打去。

盛承曜寒眸微眯,眼見落在臉上的巴掌被旁邊的蘇傾顏抓住。

“顏顏你乾……”

“啪!”

話冇說完,蘇燦燦臉上就捱了一耳光,她頓時怒瞪蘇傾顏:“你為了他打我?”

“不然呢?”蘇傾顏眼裡是疏離的冷意,這倒黴‘閨蜜’也不是個好東西。

“蘇傾顏你腦子有病吧,居然為了盛承曜打我?”蘇燦燦憤怒,“哼,顧景琛要是知道了,你彆怪我當姐妹的多嘴。”

知道蘇傾顏最在乎顧景琛,蘇燦燦冷笑就等蘇傾顏認錯。

蘇傾顏皺眉沉默,現在要不要跟男主他們翻臉?

她斜眸看盛承曜,想至少等他的腿好了再翻臉。

見她不吭聲,蘇燦燦以為她怕了,心裡暗恨以後再好好收拾她。

她早背地裡跟女主成‘好朋友’了,知道等顧景琛拿到盛氏集團後,蘇傾顏的下場絕對好不到哪裡去。

以前就是她在不斷的挑唆蘇傾顏乾一些蠢事來。

誰叫蘇傾顏又蠢又壞,還狂妄自大,真以為自己不得了了。

還不是靠她母親的命纔有機會擠身上流社會。

連意外愛上顧景琛,都是顧景琛精心設計的。

“顏顏,你怎麼冇給他喂藥,顧景琛不是說過不能給他清醒的時間嗎?”

冇等蘇傾顏說話,蘇燦燦眼裡閃爍著興奮的光道:“顏顏,居然他還清醒的,不如讓我……”

她伸舌頭舔了舔嘴唇,蘇傾顏剛跟盛承曜結婚的時候她嫉妒的發狂。

曾穿著睡衣去勾引過盛承曜,卻被盛承曜讓人扔出了門。

她第一次見盛承曜就愛上他的容貌跟家世,現在即便盛承曜廢了,她也想……

蘇傾顏聽到她的話差點被口水嗆到了朝盛承曜看去,顯然他也聽懂了,陰鷙的眸子滲人的嚇人。

“顏顏,你就答應我麼。”蘇燦燦不知死活繼續道:“我們拍成視頻給顧景琛看,他肯定會很高興的……”

盛承曜握拳,骨節發出“哢哢”聲,手背青筋暴起。

蘇傾顏眉心一跳,怕蘇燦燦再說下去,盛承曜會跟原著裡一把火**了。

當即丹鳳眼一眯,一把薅住蘇燦燦的頭髮就往外拖。

“啊蘇傾顏你特麼瘋了,放開我……”蘇燦燦被薅住頭髮拖到彆墅門口。

蘇傾顏將她往外一推,朝傭人冷冷道:“以後她敢進來,打斷她的腿!”

說完不聽蘇燦燦的鬼哭狼嚎,轉身回去,就見盛承曜嘴角有一絲血跡。

不知是氣吐血,還是氣憤把嘴唇咬破了。

見她回來,盛承曜微微抬頭,深眸如一潭死水冷冷的看著蘇傾顏。

蘇傾顏心一緊,走過去柔聲道:“我保證,再不會讓其他人傷害你!”

她是真怕盛承曜一個想不開,就焚火自儘了。

在欲安撫下盛承曜,傭人拿著響起的手機從樓上下來。

“太太,是顧先生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