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源商貿老闆辦公室。

地中海髮型的王總翹著二郎腿坐在辦公桌前,一臉高高在上道:“林梟,你被解雇了。”

林梟似乎早已猜到,“王總,我工作這麼長時間,從來冇有出過差錯吧?”

王總淡然開口道:“實話實說,林梟,你的工作態度和能力都挺不錯,隻可惜,你招惹了不該惹的人。”

林梟一臉玩味問道:“陳雨婷和汪濤?”

王總點頭,“不錯!陳副總現在是汪少的女人,你留在公司隻會對陳副總產生不必要麻煩,為了公司的發展,隻能委屈你咯。”

說話間,他搜出兩百塊塞到林梟口袋裡,又拍了拍對方肩膀,一副老好人道:“林梟,聽我一句勸,趕緊收拾東西走人,汪少可是出了名的不好惹……”

“王老闆,大白天關門乾什麼?和秘書做運動啊?”

就在這時,辦公室大門被人踹開,汪濤摟著陳雨婷,一臉淫笑闖了進來。

“汪少!”

見到汪濤,剛剛還是高高在上的王總趕緊屁顛屁顛跑了過去,“這是哪來的風把您吹來了?”

“我昨天剛買了盒上好的碧螺春,這就給您泡上。”

“陳副總,我給你泡杯藍山咖啡?”

“林梟!你怎麼會在這裡?”

見到房間裡的林梟,陳雨婷大驚失色,一臉不可思議。

這傢夥昨天不是被關進看守所了嗎?怎麼出來了?難不成越獄?

汪濤看了眼林梟,眉頭輕皺。

龜哥這傢夥是怎麼辦事的,不是讓他打斷這臭**絲雙腿,怎麼現在好端端站在自己麵前?

此時,他還不知道龜哥和那幾個手下已經被打斷手腳丟到湖裡餵魚了……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林梟昂起頭,目光冷漠的看著昔日的女友,“你好像很好奇我能從看守所裡出來?”

“你誣陷我盜竊的事情,暫時放一邊!”

“這半年來,我一共給你銀行卡打了二十萬五千零八百三十二,現在!立刻!馬上!還給我!”

陳雨婷嘴角微抽,這些錢早就被她揮霍完了,哪裡還有。

她心裡有鬼,一時間不敢正視林梟。

“小子,挺狂啊,敢對我的女人大呼小叫!”

汪濤一把將陳雨婷摟入懷裡,示威般看著林梟,“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從看守所裡跑出來的,但是隻要我想,就有一百種方法收拾你!”

“而你,無可奈何!”

“對!”